泸水市人民法院主办

所在位置: 首页 > 司法论坛 > 案例评析
和晓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工程款的支付否是以工程竣工验收 合格为依据
  • 来源:泸水县人民法院
  • 发布时间:2017/12/21 11:48:58

 ——泸水县新城建筑有限责任公司诉怒江州红日天然气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云南省泸水市人民法院(2016)云3321民初350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3.当事人

原告:泸水县新城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城公司”)

被告:怒江州红日天然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日公司”)

基本案情

原被告双方于2013年10月12日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名称为南坝河天然气储配气站基础工程,2013年10月15日开工至2014年1月13日竣工,合同工期为91天,合同价款为660000.00元,合同补充条款约定:工程结算依据实际发生额,按‘云南省建筑工程消耗定额(2003版)’并结合材料及工人适时调价计算工程量和造价,下浮6%结算。同日,双方还签订了《工程质量保修书》约定了工程质量保修范围和内容、质量保修期等条款,并约定质量保修金返还的时间为质量保修期满后14天内。在施工过程中,由于工程建设规模有所增加,双方并未对增加部分签订书面合同,但原告已实际进行了施工,双方于2014年9月23日对合同签订的工程和增加的工程一并进行了决算,双方确认工程决算总价为2260000元,扣除让利部分后双方确认结算价为2133000元,其中质量保证金63990元,工程施工期间已预付1580000元,尚欠489010元;同日,双方约定在原告开具税票后5个工作日内付与其工程款489010元,且双方确定该项工程的质保期为一年,自2014年3月15日至2015年3月14日止,质保期结束且原告完善竣工资料后拨付原告质保金;2014年10月8日原告以工程结算价为2133000元进行上税,并将完税后开具的发票交给了被告,现该工程已过质保期,被告未将质保金返还原告;2014年6月12日被告向原告发出一份开工通知,内容为:“通知由你组织工人、机械为我单位施工新城区天然气管沟的开挖及恢复工作,开工日期2014年6月17日,施工期间所发生的全部费用由我公司负责并结算给你。”2014年9月26日双方又签订了《工程整改协议》,协议约定了相关的整改内容,款项付与约定为原告完成以上工作,被告收到原告开具发票后5个工作日内付与原告剩余工程款及整改费用中被告应该承担的部分(以实际结算为准),还约定了该工程的质保金预留3%,质保期至2015年5月1日;2015年1月5日双方进行了泸建七处管沟工程的结算,该工程双方确认结算价为761000元,其中质保金为22830元;2015年9月11日原告以结算价761000元进行了上税,并于同月14日将税票交给了被告,现该工程也已过质保期,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和应返还质保金合计141000元。

另查明,2014年12月1日被告以原告的名义向泸水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交纳进城务工人员工资保障金36000元,向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昆明中心公司购买施工人员保险2476元;同年12月2日被告又以原告名义向泸水县建设工程安全监督站缴纳建筑施工企业安全生产保证金15000元。

    再查明,按照《云南省农民工工资支付保障规定》的相关规定,农民工工资保障金应当由被告交纳,且被告可以按程序退回;泸水县建设工程安全监督站已于2016年9月12日将被告交纳的安全保证金15000元退还被告;泸建七处管沟工程的施工方总共有三家,原告负责的部分是继明谷公司之后的管道开挖和回填工程。

被告红日公司认为1.答辩人与被答辩人之间的建设工程因为被答辩人的原因没有竣工验收。2.答辩人为被答辩人垫付的费用应当扣减。

案件焦点

1.被告的工程没有竣工验收合格,是否应当支付原告工程款。

法院裁判要旨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但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之间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有效合同;增加的工程部分和被告通知原告2014年6月17日开工的管沟工程虽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但原告实际对工程进行了施工,被告已与原告进行了决算并支付了原告大部分工程款,故,所订立的合同成立并生效。

关于被告是否应当支付原告工程欠款204990元的问题。本院认为,建设工程合同是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的合同。本案中,原被告双方于2014年9月23日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所涉工程和口头增加的工程一并进行了决算,明确了双方之间的结算价,被告支付了原告除工程质量保证金63990元以外的全部工程款,双方约定的质保期为2014年3月15日至2015年3月14日,现质保期已过,被告应当支付原告以上工程的质保金63990元;2014年6月17日被告通知原告开工管沟工程,2014年9月26日双方签订了《工程整改协议》,约定原告完成以上整改工作,并开具给被告发票后5个工作日内付与原告剩余工程款及整改费用中被告应该承担的部分(已实际结算为准),还约定了该工程的质保金预留3%,质保期至2015年5月1日,双方于2015年1月5日进行了管沟工程的结算,确认结算价为761000元,其中质保金为22830元,2015年9月14日原告将开具的发票交给被告,且该工程也已过质保期,因此被告应支付原告剩余工程款和质保金合计141000元;因此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其工程欠款204990元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对被告提出双方之间的建设工程因原告的原因没有竣工验收,不应支付剩余工程款和质保金的答辩意见,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并未约定工程要经竣工验收合格才支付工程款;第二,原被告双方对工程进行了结算,说明被告对原告的施工予以认可;第三,被告没有证据证明是因原告的原因工程没有竣工验收,而在庭审中恰恰查明,是被告的原因导致工程尚未竣工验收,故,对该答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被告提出应当在欠付的工程款中扣除被告为原告垫付的73476元费用的答辩意见,在庭审中查明,进城务工人员保障金36000元按照相关规定应由被告交纳,不属于帮原告垫付款项;安全生产保证金15000元,被告在审理过程中已经退回;对管网开挖保修金20000元和施工人员工伤保险金2476元,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应由原告支付,且应当在工程款中扣除,故,对原告的该答辩意见本院也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是否应当承担拖欠工程款的利息,从2015年3月15日至2016年8月9日共512天×日利率(7.395÷365天)×204990元=21264.14元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本案中,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按原告同期向银行贷款支付拖欠工程价款的利率计算利息,虽然管沟工程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但由于双方在之前的工程中约定了欠付工程款利息的计算,后面的口头合同可以参照之前的约定,即按原告同期向银行贷款支付拖欠工程价款的利率计算利息(7.395÷365天);质保金63990元双方约定的质保期自2014年3月15日至2015年3月14日止,质保金22830元,双方约定质保期至2015年5月1日止,根据双方合同约定质保金返还的时间为质量保修期满后14天内,故,63990元的利息应当自2015年3月29日起算至2016年8月9日共495天,22830元的利息应当自2015年5月15日起算止2016年8月9日共450天;141000元中118170元为拖欠的工程款,双方约定被告收到原告开具发票后5个工作日内付与原告剩余工程款及整改费用中被告应该承担的部分(以实际结算为准),而原告于2015年9月14日将发票交付给被告,因此118170元工程欠款的利息应当自2015年9月23日起算至2016年8月9日共322天;即63990元的利息为6417.45元(495天×7.395÷365天×63990元);22830元的利息为2081.44元(450天×7.395÷365天×22830元);118170元的利息为7709.18元(322天×7.395÷365天×118170元),三项合计16208.07元。故,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的利息本院支持16208.07元。

云南省泸水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三十六条、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怒江州红日天然气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支付原告工程欠款204990元,截止2016年8月9日止的利息16208.07元;

二、驳回原告泸水县新城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红日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原判决,但在二审期间组织新城公司向红日公司交付了合同中约定的新城公司竣工资料。

法官后语

本案处理重点主要在于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发包方与承包方之间,或者承包方与分包方、转包方之间工程款的支付是否以总工程竣工验收合格为前提。我国《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具体到本案中,原告为发包方,与被告之间签订的合同中并没有约定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后才支付工程款,虽未约定支付工程款的具体时间,但是在被告实际施工完毕后,原被告双方进行了结算,该结算的行为应视为被告对原告施工的认可,故,被告应当在结算后合理的时间内支付原告工程款,并在质保期到期后支付原告质保金,被告以工程尚未竣工验收为由拒付工程款的答辩意见于法无据。

值得注意的是,在审判实践中遇到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经常出现以下几种情况:1.发包方与承包方之间合同中约定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后才能支付工程款,而承包方在施工过程中将其工程分包或转包给实际施工人时,没有上述约定,故,发包方和承包方之间的合同并不溯及到承包方因该工程对外签订的其他任何合同中,负有支付工程款义务的一方应当及时支付实际施工人工程款;2.发包方、或承包方在实际施工人施工完毕后,不积极的组织验收,不与实际施工人进行结算,以工程尚未竣工验收合格不能进行结算为由拒绝支付工程款,在此种情况下,法院可根据双方之间约定的价格和工程量,没有约定的可请鉴定机构对工程的造价进行鉴定后,要求负有支付义务的一方支付工程款。总而言之,不管是哪一种情形,只要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支付工程款以竣工验收合格为依据,那么只要实际施工人施工完毕,就可以要求负有支付工程款义务的一方支付工程款。

 

 

 

 

 

 

 

 

附件:

云南省泸水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云3321民初350

原告:泸水县新城建筑有限责任公司。

住所地:云南省泸水县六库镇向阳南路53号。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3321219310011P

法定代表人:杨化益,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秉刚,男,1962518日生,汉族,云南省保山市人,中专文化,系该公司项目经理,现住泸水县六库镇威远巷,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怒江州红日天然气有限公司。

住所地:云南省怒江州泸水县六库镇龙竹坝路。

法定代表人:李琼英,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文陈,泸水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洪位,男,1961225日生,汉族,贵州省遵义市人,大专文化,系该公司财务部经理,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泸水县新城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城公司”)诉被告怒江州红日天然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日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810日受理。依法由审判员和晓霞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8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新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董秉刚、被告红日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文陈、刘洪位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新城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工程欠款204990元;2.判令被告承担拖欠工程款利息,按同期银行利率(合同通用条款第33.3条),时间从2015315日至201689日共512天×日利率(7.395÷365天)×204990=21264.14元;以上两项合计为226254.14元。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于20131012日签订了南坝河天然气储配气站基础工程建设施工合同,工程于2014315日完工。2014923日双方进行了结算,结算金额为2133000元,结算后被告累计支付给原告2069010元,尚欠工程保证金63990元;上述工程完工后被告又于2014612日通知原告为其开挖天然气管沟及恢复工作,工程于2015125日完工并进行了结算,共计工程款为761000元,但直到20163月底被告只支付了620000元,至今尚欠141000元;以上两项累计被告欠原告工程款204990元,经原告多次电话及上门讨要无果,故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诉至法院,望依法作出公正裁判。

被告红日公司辩称1.答辩人与被答辩人之间的建设工程因为被答辩人的原因没有竣工验收。答辩人与被答辩人于20131012日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被答辩人给答辩人的南坝河天然气储配气站基础工程进行施工,工程价款为660000元,工期自20131015日至2014113日共91天,后来工程建设规模有所增加,工程价款经初步结算为2133000元,答辩人实际付款2069010元,被答辩人提供结算资料后双方没有实际验收审定;20146月答辩人与被答辩人经协商,由被答辩人为答辩人承建泸水县城区天然气管网建设管沟土建工程,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2015125日经双方初步结算,工程价款为761000元,答辩人实际支付620000元,建设工程经初验后有多处不合格需要整改,双方签订工程整改协议,但被答辩人在整改期内没有实际整改完毕,致使该工程一直没有竣工验收。2.答辩人为被答辩人垫付的费用应当扣减。在被答辩人施工期间,答辩人为被答辩人垫付施工企业安全生产保证金15000元,进城务工人员保障金36000元,施工人员工伤保险金2476元,管网开挖保修金20000元,共计73476元应该由被答辩人承担,但由于工程没有验收而没有结算,扣除垫付费用和工程保修金后,答辩人已经支付完毕。综上所述,望驳回被答辩人的所有诉讼请求。

综合原、被告双方的诉辩主张,本案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为:1.被告是否应当支付原告工程欠款204990元;2.被告是否应承担拖欠工程款的利息,按同期银行利率计算(合同通用条款第33.3条),时间从2015315日至201689日共512天×日利率(7.395÷365天)×204990=21264.14元。

原告新成公司为证明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1、营业执照、组织结构代码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用于证明原告基本信息和诉讼主体适格。

2、怒江州红日天然气有限公司南坝河储配气站基础工程决算、款项付与说明、质保金说明,用于证明被告尚欠原告第一期工程款63990元的事实。

3、开工通知、工程整改协议、泸建七处管沟工程结算单,用于证明第二期工程包括整改都已经完工后进行了决算。

4、施工合同,用于证明被告拖欠原告工程款一年多,按照合同约定被告应该支付拖欠工程款的利息。

5、机打发票记账联,用于证明原告按照被告的要求分两次按照结算的工程款数额上税并开具发票交给了被告。

6、借款凭证,用于证明由于被告拖欠原告工程款,原告为了支付工人工资贷款8万元的事实。

7、证明一份和关于支取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的函,用于证明农民工工资保证金是可以退的,且南坝河天然气储配气站基础工程早已竣工,是因被告的原因而无法进行竣工验收。

经质证,被告对证据一无异议,对证据二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观点有异议,认为该组证据不能说明工程经过竣工验收,且工程价款结算之前没有做工程审定;对证据三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观点有异议,认为根据该组证据不能推定整改验收合格,管沟工程没有验收;对证据四的三性无异议,对证明观点有异议,认为因原告没有提供竣工结算报告及竣工验收的资料,故工程没有结算,不应承担利息;对证据五的三性及证明目的无异议;对证据六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与本案无关联;对证据七的三性均不予认可,认为证明上面的公章是被告公司盖的,但是因原告找到被告工作人员,在被告公司领导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告工作人员盖的,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观点。

被告红日公司为证明自己的答辩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1、营业执照,用于证明被告的诉讼主体适格。

2、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用于证明原被告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事实。

3、泸建七处管沟工程结算单,用于证明原告为被告开挖管网工程中土建部分工程及该工程未竣工验收的事实。

4、证明材料一,用于证明被告为原告垫付施工相关费用的事实。

5、证明材料二,用于证明原告承建的管网工程未验收待结算的事实。

6、证明材料三,用于证明原被告双方之间的资金往来情况和我方为原被告之间两个工程已支付2689010元的事实。

7、补充材料,用于证明1.被告的管道开挖工程首先由怒江明谷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明谷公司”)承建,但于2014710日双方终止合同;2.明谷公司施工期间的相关费用由其自行支付,被告没有帮其垫付。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一、二无异议,对证据三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观点有异议,认为被告与原告之间进行了结算,证明被告对工程予以认可,与被告的工程是否经相关部门竣工验收没有关系;对证据四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观点有异议,认为被告所交纳的相关费用是可以退的,原则是谁交谁退,并不是帮原告交的,且这个工程的施工方有三家,施工保证金应该是包含三家的,被告退不回来的原因是他的手续不合法达不到竣工验收合格的条件,而不是我们的原因;对证据五中的12份无异议,对3有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六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垫付部分有异议;对证据七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在案外人明谷公司做了一部分后,我公司接手但只负责管沟的开挖和恢复,管道的安装是由被告公司自己做的。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二、三、四的真实性认可,且证据二和四之间形成证据链,证据三中的三份证据也形成证据链,能相互印证证明原告的证明观点,故对以上三组证据本院予以采信2.对原告的证据六时间上是2015年向信用社的贷款,能够证明当时原告贷款的利息;3.对证据七因被告认可证明上面的公章是自己公司盖上去的,故能够证明南坝河天然气储配气站基础工程是因被告无法办理土地审批手续而无法进行竣工验收的事实,对原告的其他证明观点与本案无关联,本院不予采信;4.对被告提交的证据三,能够证明原被告双方之间已经进行了结算,而不能证明被告的证明观点;5.对被告的证据四、五、六真实性予以认可,除能证明被告已经支付共计2689010元工程款的事实外,对其他证明观点不予采信;6.对被告证据七的三性予以认可,但通过庭审查明,被告认可管沟工程共有三家施工队共同完成,明谷公司完成了一部分,原告完成了管沟的开挖和回填工作,被告自己公司进行管道的安装,故对被告的第二个证明观点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双方于20131012日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名称为南坝河天然气储配气站基础工程,20131015日开工至2014113日竣工,合同工期为91天,合同价款为660000.00元,合同补充条款约定:工程结算依据实际发生额,按‘云南省建筑工程消耗定额(2003版)’并结合材料及工人适时调价计算工程量和造价,下浮6%结算。同日,双方还签订了《工程质量保修书》约定了工程质量保修范围和内容、质量保修期等条款,并约定质量保修金返还的时间为质量保修期满后14天内。在施工过程中,由于工程建设规模有所增加,双方并未对增加部分签订书面合同,但原告已实际进行了施工,双方于2014923日对合同签订的工程和增加的工程一并进行了决算,双方确认工程决算总价为2260000元,扣除让利部分后双方确认结算价为2133000元,其中质量保证金63990元,工程施工期间已预付1580000元,尚欠489010元;同日,双方约定在原告开具税票后5个工作日内付与其工程款489010元,且双方确定该项工程的质保期为一年,自2014315日至2015314日止,质保期结束且原告完善竣工资料后拨付原告质保金;2014108日原告以工程结算价为2133000元进行上税,并将完税后开具的发票交给了被告,现该工程已过质保期,被告未将质保金返还原告;2014612日被告向原告发出一份开工通知,内容为:“通知由你组织工人、机械为我单位施工新城区天然气管沟的开挖及恢复工作,开工日期2014617日,施工期间所发生的全部费用由我公司负责并结算给你。”2014926日双方又签订了《工程整改协议》,协议约定了相关的整改内容,款项付与约定为原告完成以上工作,被告收到原告开具发票后5个工作日内付与原告剩余工程款及整改费用中被告应该承担的部分(以实际结算为准),还约定了该工程的质保金预留3%,质保期至201551日;201515日双方进行了泸建七处管沟工程的结算,该工程双方确认结算价为761000元,其中质保金为22830元;2015911日原告以结算价761000元进行了上税,并于同月14日将税票交给了被告,现该工程也已过质保期,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和应返还质保金合计141000元。

另查明,2014121日被告以原告的名义向泸水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交纳进城务工人员工资保障金36000元,向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昆明中心公司购买施工人员保险2476元;同年122日被告又以原告名义向泸水县建设工程安全监督站缴纳建筑施工企业安全生产保证金15000元。

    再查明,按照《云南省农民工工资支付保障规定》的相关规定,农民工工资保障金应当由被告交纳,且被告可以按程序退回;泸水县建设工程安全监督站已于2016912日将被告交纳的安全保证金15000元退还被告;泸建七处管沟工程的施工方总共有三家,原告负责的部分是继明谷公司之后的管道开挖和回填工程。

本院认为,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但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之间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有效合同;增加的工程部分和被告通知原告2014年6月17日开工的管沟工程虽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但原告实际对工程进行了施工,被告已与原告进行了决算并支付了原告大部分工程款,故,所订立的合同成立并生效。

关于被告是否应当支付原告工程欠款204990元的问题。本院认为,建设工程合同是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的合同。本案中,原被告双方于2014年923日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所涉工程和口头增加的工程一并进行了决算,明确了双方之间的结算价,被告支付了原告除工程质量保证金63990元以外的全部工程款,双方约定的质保期为2014315日至2015314日,现质保期已过,被告应当支付原告以上工程的质保金63990元;2014617日被告通知原告开工管沟工程,2014926日双方签订了《工程整改协议》,约定原告完成以上整改工作,并开具给被告发票后5个工作日内付与原告剩余工程款及整改费用中被告应该承担的部分(已实际结算为准),还约定了该工程的质保金预留3%,质保期至201551日,双方于201515日进行了管沟工程的结算,确认结算价为761000元,其中质保金为22830元,2015914日原告将开具的发票交给被告,且该工程也已过质保期,因此被告应支付原告剩余工程款和质保金合计141000元;因此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其工程欠款204990元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对被告提出双方之间的建设工程因原告的原因没有竣工验收,不应支付剩余工程款和质保金的答辩意见,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并未约定工程要经竣工验收合格才支付工程款;第二,原被告双方对工程进行了结算,说明被告对原告的施工予以认可;第三,被告没有证据证明是因原告的原因工程没有竣工验收,而在庭审中恰恰查明,是被告的原因导致工程尚未竣工验收,故,对该答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被告提出应当在欠付的工程款中扣除被告为原告垫付的73476元费用的答辩意见,在庭审中查明,进城务工人员保障金36000元按照相关规定应由被告交纳,不属于帮原告垫付款项;安全生产保证金15000元,被告在审理过程中已经退回;对管网开挖保修金20000元和施工人员工伤保险金2476元,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应由原告支付,且应当在工程款中扣除,故,对原告的该答辩意见本院也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是否应当承担拖欠工程款的利息,从2015315日至201689日共512天×日利率(7.395÷365天)×204990=21264.14元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本案中,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按原告同期向银行贷款支付拖欠工程价款的利率计算利息,虽然管沟工程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但由于双方在之前的工程中约定了欠付工程款利息的计算,后面的口头合同可以参照之前的约定,即按原告同期向银行贷款支付拖欠工程价款的利率计算利息(7.395÷365天);质保金63990元双方约定的质保期自2014315日至2015314日止,质保金22830元,双方约定质保期至201551日止,根据双方合同约定质保金返还的时间为质量保修期满后14天内,故,63990元的利息应当自2015329日起算至201689日共495天,22830元的利息应当自2015515日起算止201689日共450天;141000元中118170元为拖欠的工程款,双方约定被告收到原告开具发票后5个工作日内付与原告剩余工程款及整改费用中被告应该承担的部分(以实际结算为准),而原告于2015914日将发票交付给被告,因此118170元工程欠款的利息应当自2015923日起算至201689日共322天;即63990元的利息为6417.45元(495天×7.395÷365天×63990元);22830元的利息为2081.44450×7.395÷365天×22830元);118170元的利息为7709.18元(322天×7.395÷365天×118170元),三项合计16208.07元。故,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的利息本院支持16208.07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三十六条、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怒江州红日天然气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支付原告工程欠款204990元,截止201689日止的利息16208.07元;

二、驳回原告泸水县新城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694,减半收取2347元,原告负担147元,被告负担22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和晓霞

 

二○一六年十月十九日  

                                           

  欧小晶

 

 

 

 

 

 

 

 

 

 

 

 

附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第三十六条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但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

第二百六十九条  建设工程合同是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的合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  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

 

 

 

 

泸水市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地址:云南省怒江州泸水县下赖茂新区1号路东侧、3号路南侧 联系电话:0886-8888500 联系传真:0886-8888500
滇ICP备10004097号